气候大会达成里程碑协议 全球共迎新气候经济时代
来源:管理员  浏览次数:716
         国外长法比尤斯坐在主席台上,他说,“正如大家手中的文件所述,我能看见会议厅内诸位的反应是积极的,我看不到有人反对,我宣布《巴黎协议》获大会接纳。”伴随槌声响起,人们起立、欢呼、鼓掌和拥抱,长达数分钟之久。
   历史性的一刻终于到来。各国摒弃争吵和推诿,在“气候变化对人类社会和地球构成紧迫的可能无法逆转的威胁”面前握手言和。法国当地时间12月12日晚,近200个缔约方在长达32页的《巴黎协议》文件上签字,本着共同但有区别责任的原则,承诺到本世纪中叶全球实现碳中和。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说,截至目前,共有187个国家已提交了国家自主贡献方案,这是全球范围内尽可能广泛的合作,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最务实的合作。
   海外媒体评论称,这意味着21世纪可能成为终结化石能源的世纪,同时为绿色低碳循环发展和气候经济开启新篇章。其中,中国对于巴黎进程的贡献和积极推进也正被全球所见证。
   见证历史性一刻
   在历经13天马拉松式的艰苦谈判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1届缔约方会议(COP21)和《京都议定书》第11次缔约方会议(CMP 11)在法国巴黎通过会议成果和《巴黎协议》。
   协议共29条,包括目标、减缓、适应、损失损害、资金、技术、能力建设、透明度、全球盘点等内容,目标为控制气温上升,将全球平均温度升幅与前工业化时期相比控制在 2℃以内,并继续努力、争取把温度升幅限定在 1.5℃之内。实现温室气体排放达峰,本世纪下半叶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
   减缓方面,本着“共同但有区别责任”原则,各方以国家自主贡献行动(INDCs)的方式参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发达国家应继续带头,努力实现减排目标,发展中国家则应依据不同的国情继续强化减排努力,并逐渐实现减排或限排目标。
   资金方面,协定规定发达国家2020年后须为协助发展中国家在减缓和适应两方面提供每年不少于1000亿美元资金资源。
   对于各方普遍关注的透明度问题,协议规定,2023年开始,每5年将对全球行动总体进展进行一次盘点。具体操作上,巴黎会议已明确要求建立《巴黎协议》特设工作组,于2016年开始工作,旨在解决《巴黎协议》2020年如期实施。协议规定,协议能够生效的条件是至少55个公约缔约方批约,且这些缔约方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总排放量至少55%。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表示,“巴黎会议是全球气候治理进程的关键节点,其成果关乎全人类应对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的未来,经过各方不懈努力,巴黎会议达成了一个公平合理、全面平衡、富有雄心、持久有效、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传递出了全球将实现绿色低碳、气候适应型和可持续发展的强有力积极信号。”
   解振华指出,协议虽然并不完美,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向前走出历史性一步。他强调,一分纲领,九分落实,下一步的关键任务是落实,希望各方积极落实巴黎会议成果,为巴黎协议的生效实施做好准备。
   民间行动趋于活跃
   全球多个国家首脑对气候大会协议表示欢迎。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通过《巴黎协议》,世界展示了如何团结一致达致成功,并说这是“拯救我们唯一的地球的最佳机会”。英国首相卡梅伦说,这标志着为保护地球未来迈出的巨大一步。德国总理默克尔则说,“巴黎与此气候政策上的历史转折点将永远连在一块”。
   有评论称,从哥本哈根到巴黎,除了场内谈判,巴黎气候变化大会场外活动凸显出商界领袖、政府间非正式合作平台、环保NGO积极推动,与往年的迟疑观望有很大不同。气候变化不仅关乎政治家决心,也关乎商业机会。
   奔赴巴黎一线的气候组织大中华区总裁吴昌华有一天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记录下这样一段话,“巴黎谈判会场始终有两种反差鲜明的氛围:一是谈判者们比蜗牛爬行还慢的进展,谈判争端20年不变;一是自下而上的各界的行动,企业界、地方政府、民间组织、令人振奋和热血沸腾。”
   巴黎气候大会期间,由包括比尔·盖茨、马云在内的27位全球知名亿万富翁与加州大学宣布联合成立“能源突破联盟”,创始基金100亿美元,该计划将专注投资新能源早期概念和科技商业化的路径,找到除了风能、太阳能以外更多零碳排放能源的可能,从技术上找到更多阻止全球变暖的方法,联盟支持的行业包括发电、储存、交通、工业和能源系统效率等。
   12月5日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在气候大会上发表演讲说,“如果昨天我们还把气候变化当成我们面临的困难,那么从今天起,我们应该把这一切当做机会。”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也解释说,联盟将不仅促进清洁能源研发的进步,也在乎获得盈利。
   “如今人们对比尔·盖茨、马云们的‘能源突破联盟’的关注,说明民间和企业已经走到政治决策者的前面,巴黎大会不要让他们失望。”国家发改委气候战略中心主任李俊峰评论说。
   事实上,官方文件也积极呼吁民间行动增强对气候变化的关注。巴黎协议指出,“同意维护和促进区域和国际合作,以动员所有缔约方和非缔约方利害关系方,包括民间社会、私营部门、金融机构、城市和其他次国家级主管部门、地方社区和土著人民大力开展更有力度、更有雄心的气候行动。”
   迎接新气候经济时代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标志着一个以低碳为特色的全球新经济时代的到来。纽约时报评论称,《巴黎协议》或许代表着一个特殊时刻:随着全球经济政策发生转向,自工业革命以来温室气体排放似乎不可阻挡的增长趋势开始得到遏制,趋向稳定,并最终下降。
   在联合国第70届联大主席吕克托夫特眼中,《巴黎协议》再次印证了多边主义在应对全球性挑战方面的价值。他发表声明指出,这为全球经济朝着低碳排放和适应气候变化方向的转型奠定了基础。同时也标志着的人类的共同承诺,那就是在力求实现可持续发展和消除贫困目标的同时,必须为后世子孙的福祉而保护地球的完整性。
   “化石能源的大量开发和使用,带来资源紧张、环境污染和气候变化三大严峻挑战。采用碳定价、碳交易等方式解决问题,举步维艰,全球二氧化碳排放总量仍以年均2%的速度增长。应对挑战的根本出路,是加快实施‘两个替代’,即能源开发实施清洁替代,能源消费实施电能替代,摆脱化石能源依赖,走清洁发展道路。”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刘振亚分析称。
   而在这一转型过程中,中国的角色备受世界关注。美联社便评论称,“如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开始转向减排的领军角色,在太阳能、风力和水力发电方面投资,去年甚至减少煤炭消耗量,以期减轻城市污染。与此同时,中国也在扶持经济的可持续增长,从高能耗的重工业向扩大个人消费、科技产业、提高能效转变。”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